中信银行扶持科创企业的深圳样本

2019-10-05 05:50:04 栏目 : 重庆爆破 围观 : 评论

本报记者 邢萌

深圳作为“科技创新之都”,如今正肩负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使命,强化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创新优势,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而扎根于深圳的金融机构,也不断为这片科创热土引资金“活水”。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跟随中国银行业协会来到深圳调研,从中信银行深圳分行与光峰科技、柔宇科技两家科技创新企业识于微时,持续陪伴,最终助力其成长为科创明星企业的故事中,感受到了银行业不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能。

一笔襁褓期的贷款

作为首批科创板企业之一,光峰科技拿下了激光显示行业多个“第一”:全球荧光激光专利量第一、激光电影光源部署量第一、激光电视光机销售量第一。

很难想象,这家明星企业也经历过“无米下锅”的困境。

光峰科技副总经理曾鹿海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坚持搞原创技术,首创的ALPD激光显示技术解决了长期困扰RGB三色激光显示技术的系列问题,并率先在全球范围实现技术的产业化。该技术被视为下一代激光显示的发展方向,确立了我国在激光显示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

然而,搞核心科技是要“烧钱”的。在没有进入公众视野的那几年里,光峰科技经历了“黎明前的黑暗”。前几年,光峰科技研发投入大于产出,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净利润为负。

“一个企业在规模做大后不愁没有银行支持,但在弱小的时候能获得银行支持十分不易。我们很感谢中信银行,在公司很弱小中山日结临时工、甚至在没有盈利的时候,能够大胆地认可公司的技术和前景,给予支持。”回想起中信银行深圳分行“雪中送炭”的第一笔流动资金贷款,曾鹿海感慨道。

这第一笔贷款发生在2019年,3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解决了光峰科技的燃眉之急。公司当时年净利润仅有20万元、营收仅为1000万元,是名副其实的小微企业。

2019年,中信银行给予光峰科技综合授信额度达到2000万元,2019年和2019年又将综合授信额度分别提至1.4亿元、1.1亿元。

中信银行为何对一家年利润仅几十万,甚至后来还经历亏损的企业抛出“橄榄枝”?中信银行深圳分行表示,“光峰科技拥有自主核心光源技术,技术商业前景可期,公司财务透明,科技含量高,未来成长性好,风险可控。”

光峰科技工作人员介绍激光电视产品

组建银团为柔宇“输血”36亿元

作为国际上第一批从事新型显示技术尤其是柔性显示屏研发制造的公司,柔宇科技在智能可穿戴设备、智能手机及平板显示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对提升我国新型面板显示产业竞争力具有重要作用。

参观人员体验可穿戴设备

2019年,创业之初的柔宇科技面临资金不足的难题。作为初创型企业,柔宇科技营业收入不稳定且能够提供的抵质押担保十分有限;而金融机构难以对柔宇的科技项目进行信贷评估,授信无法顺利进行。

在了解到柔宇的困境后,中信银行深圳分行首先对其科技和产品以及所属行业进行了深入研究,在认定其新型显示产品技术壁垒高、市场前景巨大之后,请深圳市科技创新委从全市“科技专家库”推荐专家,协助进行信贷审核。通过这种方式,柔宇最终通过审核,获得了融资。

2019年,由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牵头,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以及平安银行组建银团,帮助柔宇科技融资36.4亿元。在金融支持下,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柔性显示屏(不同于传统固定曲面显示产品)大规模量产线在柔宇落地,公司创新技术进入产业化、规模化发展的快车道。这不仅解决我国长久以来‘缺芯少屏’的问题,还助力深圳成为全球高端显示技术研发生产地。

“这是中信银行深圳分行首次在非足值抵押情况下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大额融资服务,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创新和突破。此外,在深圳分行协调推动下,中信资本成了柔宇的重要股东。”柔宇科技战略投资部经理周耿晶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不断完善科创企业融资模式

轻资产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往往因缺乏厂房等有效抵押物面临融资困境。很多创业者都是抵押自身房产去给企业融资,“Allin”成了不少创业者的无奈之举。

“探索扩大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对科创型民营和小微企业具有重要意义,”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单列信贷计划和专项考核激励、提高不良率容忍度之外,重点是要完善知识产权的相关制度和设施。如在法律上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保障其价值不受损害;建立并完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对知识产权进行有效评估,拓宽质押物范围和处置途径。”

科创企业信贷需求具有一定特点,中信银行深圳分行风险总监、副行长严俊对记者解释道,科创企业对信贷资金的需求较大,从资金性质和来源分为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两类。一般而言,债券融资成本低,但科创企业在小微阶段获得债权融资的难度较大,面临“融资难”问题,获得股权融资的可能性相对高,前提是企业具备成长性,行业向好。然而,股权融资也会稀释企业的股权占比,因此股权融资也会有一个上限。“以前银行提供以债权融资为主服务,根据企业情况提供信贷资金,解决其部分的资金需求。现在银行也倡导商业模式创新,通过股权+债权的方式,比如股债联动、选择权、股权直投,有很多相关案例,为企业提供综合融资解决方案,适应其不同阶段的资金需求。”严俊进一步表示。

他介绍,该行在云之家网络、光峰科技上市前,为其提供带股权选择权的流动资金贷款;以投行产品支持靶向药物研发企业复宏汉霖、无人船领域头部企业云洲智能的股权融资。

“科创类企业相对于成熟企业,从概率上来讲,风险概率较高,这是大家的共识”,严俊表示,贷前用硬性指标评估科创有没有可以赚钱的网页游戏企业风险,从银行的业务流程和标准来看是风险管理体系,对企业硬性指标、客观财务数据、经营发展情况、所处行业有综合评价机制,这与企业的成长性、负债、资产结构关联。“在具体贷后管理手段上,首先是关注企业业务发展,关注是否按照原定预期进度在发展,产品的开发,市场的反映,同时还要关注企业家个人的情况,如果都按原定计划发展,我们会继续支持。”

中信银行业务总监兼深圳分行行长芦苇对记者表示,中信银行深圳分行授信支持力度逐年增加。对科创企业的授信数量逐年增加,2019年6月末较2019年末增长约20%;审批金额上升,2019年6月末较2019年末增长约17%。

(策划 张志伟 徐天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