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170多家店,杭州快餐第一品牌是如何炼成的?

2020-04-25 05:58:02 栏目 : 面食培训 围观 : 评论

说到杭州餐饮,最先想到的是外婆家、绿茶、新白鹿这些在全国颇具影响力的品牌,但在杭州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后起之秀,它就是杭州新式快餐杰出代表——佰佳旺。它们可以说是杭州餐饮的四大代表,今天我们要说的主人公就是杭州餐饮品牌四杰之一——蔡政杰。

蔡政杰入行餐饮18年,从小工做起,创立佰佳旺品牌6年,全国门店近 170家。秉承“用心、细心、精心”的经营理念,坚持让每一位顾客“安心、放心、舒心”的核心价值观,励志将其打造成中国新型中式快餐第一品牌。

6年170多家店,杭州快餐第一品牌是如何炼成的?听创始人怎么说

人生就像一场艰难的探索,需要智慧的光芒与勇气胆识,而迎着潮水的方向,总有这样一群人不甘沉浮,搏击潮头,将平凡的事情做到极致,他们心中早已放下自私的小我,而成就大我,让时代变得更加生动。

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最令人难忘的一幕是钟南山院士作为最美的逆行者,深夜搭乘高铁奔赴武汉,奔忙在病毒研究、疫情监测第一线。84岁高龄的他始终记得父亲曾经说过的话:一个人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东西,那么他这辈子才算没有白活……

华为在抗击疫情中除捐款捐物外,还负责搭建疫情防控期间最重要的基础通信等,一直战斗在一线。把华为变成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正是著名的商业硬汉——任正非,他曾说:“爱国,爱这个国家,希望这个国家繁荣富强,不要再让人欺负了。”

疫情期间餐饮业遭重创,杭州快餐第一品牌佰佳旺的志愿者们,在辖区内多个地区设卡防疫,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尽一份绵薄之力。作为佰佳旺创始人蔡政杰,曾忍饥挨饿三天三夜找不到工作,成功后他明白“得到就要给人”,为家乡修路,捐赠希望小学,帮助更多人走出去,实现人生理想。

01 身无分文

河南省地处中原,历史悠久,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祥地。孕育了中国的谋圣、商圣、科圣、医圣、智圣。永城则位于河南省最东部,地处豫鲁苏皖四省结合部,素有“豫东门户”之称。1978年,一个新生命在人杰地灵的永城呱呱坠地——蔡政杰。

父母是淳朴厚道的农民,虽然不怎么识字,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蔡政杰第一次高考落榜后,虽然家庭条件拮据,但父母依然支持再考一次试试。那时的他一心想着大学毕业后从政,收起贪玩,开始努力学习,最后以几分之差,无缘心中象牙塔。

第二年高考再次落榜,他坚信如果再来一年,自己一定可以考上。虽心有不甘,但拮据的家庭也让蔡政杰有着超出年龄的懂事,担心自己再次复读会让原本贫困的家庭变得不堪重负,选择辍学。

辍学后,在家呆了一年,没有合适的工作,只能做点零活。有时候去田间地头劳作,看着大片大片的黄土地,心却不知所终。坐在家门口,看着那条通向外面的土路,一到下雨天就变得泥泞不堪,只能深一脚浅一脚,慢慢尝试向前走。

余华的小说《活着》中有一句话:“活着总归是要去做些什么的。小小年龄的蔡政杰很早就有这样的认知,他认为活着就是最大的意义,即使咬紧牙关,即使命运依旧穷追不舍。

对于未来,也想尝试着走出去。

2001年那会,同村人基本家家户户都有彩色电视机,而自己家却穷到连个黑白电视机都没有。父亲明白儿子想要出去闯一下的心思后,没有太多言语表达,只是用一位父亲爱孩子的方式,默默的敲门挨家挨户的借钱,最后凑够了100元钱给儿子当路费。

蔡政杰拿着父亲凑来的100元钱,带着被褥和几件换洗的衣服,踏上了去往宁波的汽车。买完去宁波的车票,手里只剩下5元钱。那时候农村没有电话,只能把叔叔在宁波机械厂打工的地址记下来,拿着地址去找人。

十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宁波。口袋空空,只能背着行李边走边问,从天亮走到天黑,又累又饿的他本以为找到地方,就能跟着叔叔工作挣钱了,但换来的却是查无此人,叔叔早已离职。对于第一次远离家门的蔡政杰,一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不知所措。

一个人孤身在外,那种无助感,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天色已晚,口袋空空如也,走到联丰立交桥下面,把被子掏出来,在立交桥下睡了一晚。一觉醒来,发现睡在自己旁边的是一个精神病,吓得他毛骨悚然,立刻卷起铺盖快速跑开。

他没有坐在原地等待机会,而是选择在奔跑中寻找机会。

没有认识的人,没有通讯工具,更是身无分文,只能提着行囊,挨家挨户边走边问,是否需要招人。那时找工作,一个岗位,有五个人等着想去。而且招工有三个条件:有工作经历、交押金、健康证。这对于蔡政杰来说,想要找到工作太难了。

20岁出头的小伙子正是能吃能喝的年龄,已经第三天三夜没吃饭了,原本瘦弱的身体发出了警示信号,肚子痛剧烈的疼痛。看到公共厕所旁边有人正在洗拖把,他赶紧拖着装着行李的袋子走过到打开的水龙头旁,半弯着腰,用手捧起水,大口大口的喝着,喝完接着找工作。

蔡政杰清楚地记得,来到宁波的第三天,那天下午阳光格外的好,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也正是这天,终于在山穷水尽之时,谋到了一份工作。

02 从小工做起

已经饿到眼前“冒金星”的蔡政杰问:“老板,您这招工吗?”老板语气有点冷漠:“有没有健康证?有没有工作经验?”他只得如实回答:“都没有,但是……”话还没说完,老板就一口回绝:“那我们不招了。”

手握生活递来的一把烂牌,蔡政杰也曾得过且过,可骨子里的自尊却不允许。

蔡政杰刚要转身离开,突然回过头对老板说:“我都饿了三天了,刚来到这里,找不到工作,也没有认识的人……我不要工资也可以,只要这里管我吃管我住就可以。”

老板娘似乎被眼前这个瘦弱的小伙子眼神中某种坚定感染了,便答应留下他,并给到每月500元的工资。他自己都没想到,竟能获得这份工作,心里非常感激。

蔡政杰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这份工作的珍惜:扛着几十斤的煤气罐楼上楼下的更换;清理遗留的卫生死角,就这样每天最早来,最晚走。坚持两三个月后,店里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能吃苦的小伙子,老板娘和厨师长都向他抛来橄榄枝。

蔡政杰放弃店长一职,选择到后厨学技。别人一天练习切菜三个小时,他就一天六个小时,别人放假下班都走了,他还在切;其他同事都想休息,也只有他揽下员工餐,慢慢练习炒菜,在这里积累学习到扎实的厨师基本功。但火锅店店由于经营不善,倒闭歇业。

从火锅店离开,蔡政杰打算去一个更专业的地方深造自己的厨艺。选择了当地一个大酒店,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他仿佛看到未来一成不变的工作状态,渴望打开的蔡政杰,选择逃离“舒适区”,辞掉旁人羡慕的大酒店工作,选择更为艰苦的纯粹餐饮道路。

有志者不甘被庸常的生活所埋没,敏锐者早已从蛛丝马迹中感受到时代的变迁。

进入21 世纪以来,我国餐饮业发展更加成熟,增长势头不减,整体水平提升。蔡政杰在2004年就看到了这一趋势,进入连锁快餐品牌顺旺基工作。

去顺旺基应聘岗位是主厨,接着做了厨师长、店长、经理、总厨,直至后来做到杭州大区的区域经理。这期间,工资也从刚入职时1500元,到1800元、2000元、3000元这样上涨,做到杭州区域经理时年薪已经达到了130万。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看似匆匆而过,但其中辛苦,奈何无人能够尽晓。完成这一跨越式的华丽转身,蔡政杰用了整整10年时间。

十年间,从宁波到杭州,完成了在杭州开疆拓土的艰难任务,从零到有,从一家到六七十家店面,顺旺基遍布杭州主要城区。

那么下一个十年,自己会在哪里?又有什么样的发展呢?这个问题摆在他面前。

于蔡政杰而言,一方面看到了自己在顺旺基事业发展天的花板,另一方面内心还是认为趁着年轻应该去闯一下。

恰好儿子同学的爸爸找到自己,表示想要开一家店,酒过三巡,跟对方相聊甚欢。蔡政杰也说出自己想法:“如果你要找我开一家店,挣点零花钱,我们就没合作必要。如果你想跟我合作成立一家公司,创立一个品牌,我能保证第二年我们仨每个人能赚300万。”

接着就给他讲自己的蓝图构想,三年之内计划开50家店,5年之内要开出100家店……听完蔡政杰的构想后,三人一拍即合,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他的一生里,面对着许多次选择时刻,次次快刀斩乱麻,从不拖泥带水。

同时蔡政杰也拒绝了顺旺基开出的“保证年薪不低于200万+保时捷系列随便挑”的优厚待遇,随即决定三人一起创业,做自己的快餐品牌。

03 杭州快餐第一品牌

35岁一切归零,从心来过。

拥有十几年丰富餐饮经验的蔡政杰,创业第一件事就是给新品牌起名字,就像期待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当时买了两本起名字的书,我自己起了四五十个名字,从这里面挑出来四五个,最后挑出来一个——佰佳旺。”

佰佳旺蕴含深意,这三个字都是8画,生意人都觉得8比较吉利,笔画加在一起是二十四,二十四也属于吉数(数字里面分吉数、凶数,半凶半吉);三个字都是左右结构,寓意四平八稳;另外佰佳,有百家姓的百家之意,代表全中国炎黄子孙,佰佳旺则是要全中国人都旺。

名字定了,店面运营而生,佰佳旺首店于2013年8月20日在杭州滨江正式开业。在蔡政杰看来,既然想出来了,哪怕失败了,也不后悔。其实第一家店开业后的运营并不顺,三人投资两百零九万,前期租金近八十万,刚开业每天只卖六七千块钱,至少亏损两千元/天。

最酷的人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

第一家店前几个月每天都这么亏钱,月亏损高达六七万,蔡政杰依然不动声色,有良好的。有着十几年的本地快餐老炮,他细致的调研过市场,深知当前快餐市场依然处于不饱和状态,只要好好做,就一定能把生意守出来。

有时对于马拉松赛事而言,终点线只是一个记号,关键是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餐饮行业亦是如此。

尽管店面一直在亏损,他也不会像别的老板那样克扣员工,反而对员工更好。给大家加油打气,告诉大家生意一定会好起来,同时也让大家吃好、住好,宿舍各方面都要配置好。

在持续亏损的第三个月,一次大雨天气,无意间看见店长的胳膊蹭破了一块皮,问及原因,下雨路滑,转弯处不小心摔倒划破了。蔡政杰告诉他以后路上慢点,晚点到店也没关系,安全第一位。第二天又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举动,带着店长去买车。

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店面亏损不盈利,店长因雨天路滑摔倒,老板只问一句有驾照吗,便带去4S店全款买车赠送给他。店长很感激,带领着员工在店里更加用心工作,尽心做好每一个细节,在细枝末节处都会服务到顾客,给顾客留下良好的用餐体验。

在产品呈现形式上进行革新,首创小份分装式快餐。以前的快餐都是用类似学校的铁质大盘子打饭,佰佳旺却定制适合这种形式的餐具,把菜品用小盘子独立分装;严格把控菜品质量和口感;而且店内装修的风格也是古色古香,敞亮舒适。如此一来,不仅档次提高了,而且看起来干净清爽。

这家店经历了改革后,生意一下子火起来,从一天营业额六七千,后来卖到了一万多,最高营业额高达两万六七。前后有三家快餐店开在佰佳旺附近,最终结局殊途同归,关店歇业。以至于后来其他行业,包括以前顺旺基的老板都去到这个店去观摩、学习。

6年170多家店,杭州快餐第一品牌是如何炼成的?听创始人怎么说

佰佳旺门店内,顾客取餐、就餐排起长队

第一家店开业半年后,接着第二家佰佳旺门店就开业了,经过六年的不断发展壮大,截止目前全国门店逼近170家。佰佳旺缔造了一个让圈内人费解的神话:外界不看好的店铺位置,但是只要佰佳旺开在那里,生意就火了。

有人问过蔡政杰,为什么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他说:“人这辈子,把一个点做好就行了,做什么东西就要用心的去做,做到极致就很厉害。”

04 老家修路,把钱捐出去

从20岁出头的小伙子,到40岁的成熟大叔,蔡政杰后把自己的青春和心思都献给了餐饮事业。近20年的餐饮生涯,他没有一丝不情愿,反而在餐饮这条路磨练出坚忍不拔的意志。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做餐饮的初心。他认为初心就是自己的发心,一定要想着怎么能够解决顾客的需求,用市场上好的原材料给顾客提供最健康安全的食品。

每当别人问及做餐饮成功的秘籍,蔡政杰用亲身经历作答:“其实我觉得一个人成功根本没有什么秘诀,用一个字说就是勤,两个字就是勤奋,三个字就是多付出。”

勤奋的确是他成功的原因,但这还不是全部。

学到就要教人,赚到就要给人。在团队管理上,经历过一次骨干人才流失之痛后,他更重视人才梯队的培养,进行了股改,把门店的股份分配到下面,让店长持有自己的股份。

蔡政杰明白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也是合伙人时代,不适合单打独斗。无论做什么,一定要跟骨干形成一种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懂得分享,也要舍得分享。

“如果谁能把这个公司打理的更好,哪怕让我保留1%的股份,甚至交出所有股份给,我都愿意。因为这时已经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希望品牌能够长远发展。”蔡政杰说。

于个人而言,他勤奋坚韧;于工作而言,他懂得分享;于社会而言,他热心公益。

儿时家乡的路,一到下雨天就泥泞不堪,上学不方便,走出去更成为难题。他深切的明白:要想富先修路,交通便利才会改变这个地方的发展。于是回老家修路,安装路灯,增加绿化……希望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能够让更多人走出走,看到更大的未来,拥有更广阔的人生。

穷困潦倒时,也被人帮助过,如今的他理解每个人都曾被生活所困,他们只是需要被人拉一把,重新出发。

不仅如此,蔡政杰还加入到捐建希望小学的行列中。和朋友计划捐赠101所希望小学。截止现在,已经捐了第20所学校了,他基本每次都会打头阵,走进山区,捐建学校,给四川、贵州等一些偏远地区送去祝福和希望。

6年170多家店,杭州快餐第一品牌是如何炼成的?听创始人怎么说

蔡政杰还加入到捐建希望小学的行列中

正如查克说:“上帝那里没有银行,每个人都是赤裸裸地诞生,最后又孑然而去,没有人能带走自己一生苦苦经营的财富与盛名!”

蔡政杰也曾对孩子说:“不管我有多少财富,以后我一定是全部捐出去。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比你老爸更出色。”

命运曾公平地赐予了每一个人机会,年轻时吃过的苦,流过的血,只有经得起岁月打磨,时间洗礼,才能在时代浪潮中成就真英雄。

蔡政杰也是这样,从厨房小工,到杭州快餐第一品牌,那些曾经看似不公的命运,到头来还是一五一十,将曾经亏欠蔡政杰的馈赠,还给了他。

也正应了那句老话:“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


相关文章